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聯系我們
中國水電發展的現狀與展望
2019/11/6 10:28:25    新聞來源:國際清潔能源產業發展報告(2018)

1.中國水力資源概況

中國西部12個省(自治區、直轄市)水力資源約占全國總量的80%多特別是西南地區云、貴、川、渝、藏5個省(自治區、直轄市)就占2/3。

水力資源富集于金沙江、雅礱江、大渡河、瀾滄江、烏江、長江上游、南盤江、紅水河、黃河上游、湘西、閩浙贛、東北、黃河北于流以及怒江等水電能源基地,其總裝機容量約3億kW,占全國技術可開發量的45.5%左右。特別是地處西部的金沙江中下游干流總裝機規模近6000萬kW,長江上游(宜賓至宜昌)干流超過3000萬kW,雅礱江、大渡河、黃河上游、瀾滄江、怒江的規模均超過2000萬kW,烏江、南盤江紅水河的規模均超過1000萬kW。這些河水力資源集中,有利于實現流域梯級滾動開發,有利于建成大型的水電能源基地,有利于充分發揮水力資源的規模效益實施“西電東送”。 

2.中國水力資源的地位和作用

中國常規能源(其中水力資源為可再生能源、按技術可開發量使用100年計算)的剩余可采總儲量的構成為:原煤61.6%、水力35.4%、原油1.4%、天然氣1.6%。水力資源僅次于煤炭,居十分重要的戰略地位。從發電考慮,以水力資源的技術可開發量計,每年可替代1143億噸原煤,100年就可替代原煤143億噸。因此,開發水力資源發展水電,是我國調整能源結構、發展低碳能源、節能減排、保護生態的有效途徑。

水電工程除發電效益外,還具有防洪、灌溉、供水、航運、旅游等綜合利用效益。

伴隨著水電的發展,我國水電工程勘察設計和施工技術、大型水輪發電機組制造、遠距離輸電技術等已居世界先進水平。開發西部豐富的水力資源是西部大開發的重要組成部分,實施“西電東送”有利于我國能源資源的優化配置及西部地區的經濟發展。因此,水電建設對于我國經濟社會的可持續發展具有重要的作用。

根據最新統計,中國水能資源可開發裝機容量約6.6億kw,年發電量約3萬億kWh,經過多年的發展,我國水電裝機容量和年發電量已突破3億kW和1萬億kWh,分別占全國的20.9%和19. 4%。我國水電開發程度為37%(按發電量計算),與發達國家相比仍有較大差距。到2050年我國剩余水能資源技術可開發量仍有3.6億kW,年發電量1.9億kWh,分別占可開發總量的55%和63%。

3.中國水電發展面臨的形勢

3.1水電建設任務更加艱巨

水電在實現非化石能源發展目標中起著舉足輕重的作用,根據《水電發展“十三五”規劃(2016-2020) 》,要實現2020年非化石能源占一次能源消費比重15%的目標,水電的比重須達到8%以上,常規水電發展目標要達到3.5億kW,相應“十二五”“十三五”常規水電新增規模分別達到0.67億kW、0.9億kW。“十二五”期間我國水電開工規模為1.2億kW,年均開工2400萬kW,是我國水電發展5年規劃歷史上開工規模最大、開工數量最多的5年。由于水電建設周期長,加之受前期工作滯后、建設難度加大等影響,開發建設存在諸多不確定因素,水電建設時間緊、任務艱巨。

3.2移民安置工作難度增大

移民工作是目前水電建設的最大難點,面臨一系列問題,推進十分困難。隨著西南水電的逐步開發,新建水電主要集中在金沙江、雅礱江、大渡河、瀾滄江和黃河上游地區。這些地區山高坡陡、耕地匱乏、生態脆弱、安置容量有限,加之少數民族移民比重大,移民安置難度增加,移民安置方式亟待創新和規范。同時,隨著經濟社會的發展,移民群眾搬遷安置和地方發展期望值不斷提高,國務院第471號令確定的“三原”原則等時有突破,復雜利益格局導致部分庫區存在搶修搶建現象,對移民工作也提出了新的要求,做好移民工作已成為水電建設最重要的任務。

3.3生態保護制約明顯

保護流域生態是建設生態文明的重要內容,目前水電開發進一步強化了環境保護的理念,在規劃、設計、施工、運行各環節,政府部門、項目業主、工程設計施工單位等都十分重視環境保護,水電開發做到與生態環境和諧共融。此外,水電作為清潔可再生能源,可在一定程度上替代煤炭、石油等化石燃料使用,對于減少CO?及污染物排放,改善全國范圍內的霧霾天氣等都有著重要作用,環保效益巨大。

隨著我國環境友好型社會的建設,水電開發生態環境保護要求越來越高,同時,受國際環境的影響,以及個別極端環保組織誤導,水電的局部環境影響被片面夸大,水電的形象被部分輿論“妖魔化”,一定程度上誤導了公眾認識。加之缺乏科學系統的評判體系,近年來水電開發爭議不斷,已嚴重影響了河流水電規劃和環境影響評價等前期工作及項目建設,環境保護問題已成為國家水電發展戰略目標能否如期實現的重要制約因素。

3.4建設成本快速攀

隨著水電開發逐漸向西部推進,新建水電工程地理位置偏遠,自然條件惡劣,地質條件復雜,基礎設施落后,對外交通條件困難,工程勘察、 施工難度加大,水電工程直接建設成本將不斷增加。同時隨著社會經濟發展和人們生活水平提高,耕地占用稅等稅費標準提升,征地移民投資大幅增加,生態環保投人不斷加大,物價不斷上漲等因素,水電開發成本急劇增加,將在一定程度上影響到水電的競爭力。

3.5體制機制亟待完

完善的體制機制是水電行業健康發展的基本保障。隨著經濟體制和投資體制改革的不斷深化,水電開發經歷了從計劃經濟到市場經濟、從政府投資到企業投資、從單主體到多元主體的變革, 外部環境發生了深刻變化。在水電快速發展過程中,現行水電建設管理體制機制難以完全適應水電健康發展的要求,行業管理相對薄弱,不同行政管理部門之間缺乏統一協調。諸如:部分交通、國土、自然保護區等專項規劃與水電規劃未能實現統籌;水電站發電、防洪、航運、生態等調度主管部門缺乏協調機制;項目核準過程各種行政審批事項過多,行業主管部門協調難度大。同時,水電設計施工企業一體化重組對行業技術管理的獨立性和公正性產生潛在影響。為此,需要進一步完善行政管理體制、深化體制改革,為水電進一步發展提供機制保障。

3.6法規建設有待加

完善的政策法規體系是水電健康可持續發展的有力保障。我國當前水電法規體系基本建成,但某些法規和標準規程仍然難以適應水電快速發展的要求。亟須出臺綜合性的水電開發管理條例對水電發展進行宏觀指導;現行的移民安置法規還需進一步出臺相關配套政策;環保工作實踐中提出的諸如支流保護、保護區建設等需配套相關政策法規,明確各方權責;國土、林地等審批程序有待結合水電特點進步完善;隨著部分超現行規范的世界級水電工程的建設,相關技術標準和規程規范需要擴充和完善。

4.中國水電發展展望

4.1水電開發程度將顯著提升

按照我國水電“三步走”發展戰略,到2020年,我國常規水電裝機容量將達3.5億kW,年發電量13220億kWh。其中東部地區(京津冀、山東、上海、江蘇、浙江、廣東等)開發總規模達到3520萬kW,約占全國的10%,水力資源基本開發完畢。中部地區(安徽、江西、湖南、湖北等)開發總規模達到6150萬kW,約占全國的17.5%,開發程度達到90%以上,水力資源轉向深度開發。西部地區總規模為2.54億kW,約占全國的72. 5%,其開發程度達到54%,其中廣西、重慶、貴州等省市開發基本完畢,四川、云南、青海、西藏還有較大開發潛力;到2030年,我國常規水電裝機容量將達4.3億kW,年發電量18530億kWh。其中東部地區3550萬kW,約占全國的8%左右。中部地區6800萬kw,約占全國的16%。西部地區總規模為3. 26億kW,約占全國的76%,其開發程度達到69%,四川、云南、青海的水電開發基本結束,西藏水電還有較大開發潛力;到2050年,我國常規水電裝機容量將達5.1億kW,年發電量14050億kWh。其中東部地區3550萬kW,約占全國的7%;中部地區7000萬kW,約占全國的14%;西部地區總規模為4.06億kW,約占全國的79%,其開發程度達86%,新增水電主要集中在西藏自治區,西藏東部、南部地區河流千流水力開發基本完畢。

水能資源開發利用程度由近30%提高到2050年的90%以上,水電開發程度顯著提高,對保障我國能源安全,優化能源結構,將發揮更重要作用。

4.2生態文明建設作用凸顯

建設生態文明,是關系人民福祉、關乎民族未來的長遠大計。面對資源約束趨緊、環境污染嚴重、生態系統退化的嚴峻形勢,黨的十八大明確提出必須樹立尊重自然、順應自然、保護自然的生態文明理念,把生態文明建設放在突出地位,融入經濟建設各方面和全過程,努力建設美麗中國,實現中華民族永續發展。

水電是我國僅次于煤炭的第二大常規能源資源,開發水電可節約煤炭資源,減少溫室氣體和各種污染物的排放,水電作為清潔可再生能源具有顯著的環境效益,對生態文明建設作用巨大。我國政府把水能資源作為能源戰略和能源安全的積極發展領域,強調在貫徹全面協調、統籌兼顧、保護生態、發揮綜合效益原則的基礎上,實現人與自然和諧相處,促進經濟社會可持續發展。國家《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二個五年規劃綱要》明確提出:在做好生態保護和移民安置的前提下積極發展水電。2017年我國水電發電量11898億kWh,相當于年可節約原煤5.55億噸,減少CO?排放量約10. 41億噸。如按重復使用100年計算,我國經濟可開發的水力資源量約為600億噸標準煤,約占全國常規能源資源剩余可采量的40%,全部開發后每年可減排CO?約13億噸,將在優化能源結構、減排溫室氣體、防洪減災、實現節能減排目標、促進可持續發展等方面均發揮重要作用。

4.3“西電東送”規模不斷擴大

未來三十余年,我國將深人推進水電“西電東送”戰略,重點推進長江上游、金沙江、雅礱江、大渡河、瀾滄江、黃河上游、南盤江、紅水河、怒江、雅魯藏布江等大型水電基地建設,通過加強北部、中部、南部輸電通道建設,不斷擴大水電“西電東送”規模,完善“西電東送”格局,強化通道互連,實現資源更大范圍的優化配置。

北部通道主要依托黃河上游水電,將西北電力輸送華北地區;中部通道主要將長江上游、金沙江下游、雅礱江、大渡河等水電基地的電力送往華東和華中地區南部通道主要將金沙江中游、瀾滄江、紅水河、烏江和怒江等水電基地的電力送往兩廣地區。同時,根據南北區域能源資源分布特點和電力負荷特性,跨流域互濟通道建設取得重大進展。2017年水電“西電東送”規模達8452萬kW, 2020年達到11792萬kW。

這此大型水電能源基地水庫調節性能好、補償效益顯著、裝機規模大、電能質量高,為受電區將提供持續、穩定、優質、清潔的電力輸出,一方面加快可再生能源對不可再生能源的替代,減少化石能源消耗,優化受電區能源結構,使其能源供需更加合理,另方面增強受電區能源尤其是電力資源的供給能力,在一定程度上滿足經濟快速發展對電力資源的需求,保障電力安全供應。另外,“西電東送”將使供電區的能源潛力得到更充分的開發,增強了整個國家電力資源自給自足的能力,相應地減少了對國外一次能源的依賴,能源資源得到優化配置,提高了國家的能源安全。

4.4政策法規體系趨于完善

水電開發管理、資源配置、項目核準等政策法規體系進一步完善,水電前期工作有序推進。移民安置政策法規體系建設取得重大突破,移民安置社會保障、城市化安置、“先移民,后建設”等水電移民政策措施體系逐步形成,地方政府、項目法人、設計院(公司)、監理公司和移民群體在移民安置工作中的責任、權利和義務更加明確;移民專項工程建設管理、移民社會管理、移民工作監督管理等政策措施進一步完善。 主要流域生態安全監控、環保綜合措施體系逐步形成;水電建設環境保護技術標準與綜合監管體系進一步完善;科學系統的環境影響評價體系初步建立。流域梯級統一調度體系建設取得重大進展,梯級水庫調度、電站運行的技術規程進一步健全,流域梯級電站實現統一調度、集中控制、優化運行。適應水電行業發展的水電設備管理、大壩安全管理、水電施工技術規范等行業技術標準體系不斷完善,水電建設運行規范化管理取得明顯進展。

4.5管理體制機制更加健全

水電行業管理顯著加強,以項目核準制為核心的投資管理制度進一步完善,企業的自主決策和政府的宏觀調控作用進一步增強;國家、地方、企業等有關各方共同參與、責任明晰的建設管理體制更加健全;以市場配置資源、供需形成價格為核心的電力體制改革進一步深化,開發建設市場秩序全面規范,水電管理體制和電價形成機制改革取得明顯進展。

水電與相關行業和地方的關系,水電開發與水資源綜合利用、生態保護、移民安置、地區發展更加協調,符合水電開發規律、適應管理要求的水電開發綜合監管與行業監管相結合的管理機制更加健全。行業組織、企業協會、專業機構等在水電建設中的技術支撐、行業自律、溝通協調作用和水電開發管理服務體系更加健全,水電建設持續健康發展。

水電開發與移民群眾、地方政府的利益共享機制,地方和移民參與移民工作的機制逐步建立,移民安置工作的科學化、民主化水平明顯提升,移民的合法權益得到切實保障,重點水庫移民遺留問題基本解決,移民社會管理工作明顯加強,庫區社會更加和諧穩定。

4.6科學技術水平持續提升

依托大型水電工程項目的建設及已建流域水電管理運行,我國水電工程建設技術水平將不斷提高,機電設備制造能力不斷增強,水電行業管理水平不斷提升。通過堅持技術創新與工程應用相結合,將解決高壩筑壩、大型地下洞室施工、高水頭大流量泄洪消能、超高壩建筑材料等技術重大難題,水電建設壩工技術水平持續提升,復雜地質條件、高地震烈度及300米級高壩等筑壩關鍵技術取得重大突破;通過自主創新與引進消化吸收相結合,機組設備制造能力將不斷增強,國內已能夠自主設計、制造百萬千瓦大型水輪機組,7萬kW以上貫流式水輪機組制造水平不斷提升;通過建設與運行管理并重,項目開發與人才培養相結合,水電行業勘測、設計、施工、運行管理水平全面提升,依托相關大型水電工程項目建設,將培養一批專 業水平領先、科技創新能力突出的水電建設人才和團隊,依托國內成熟的流域梯級水電運行管理,培養一大批水電優化調度管理人才,提高水庫運行管理水平。

4.7抽水蓄能電站不斷發展

我國抽水蓄能電站建設自20世紀60年代后期開始起步且建設規模較小,到20世紀80年代隨著在廣東、華東、華北等東部地區~批大型抽水蓄能的建設,將我國抽水蓄能發展推向新的高度,截至2017年,我國抽水蓄能電站裝機容量已居世界第一,在運規模2849萬千瓦,在建規模達3871萬千瓦;到2020年,運行總容量將達4000萬千瓦。

我國已建和在建抽水蓄能電站主要分布在華南、華中、華北、華東等以火電為主的地區,以解決電網的調峰問題,而內陸省份則分布較少。由于我國能源資源分布與經濟發展的不均衡性,規劃和建設抽水蓄能除應考慮經濟發展和電源結構因素外,還需考慮跨區域、大規模、長距離電力輸送、電源結構優化及智能電網發展的需要以及風電、核電等新能源及可再生能源的大規模開發等因素。截至2017年底,我國抽水蓄能裝機在電力裝機占比還不到3%,遠遠不能滿足系統發展的需要,按照國家“十三五”能源發展規劃要求,“十三五”期間新開工抽水蓄能6000萬千瓦,到2025年達到9000萬千瓦左右。

4.8流域公司不斷發展壯大

改革開放以來,我國水電投資與建設管理體制朝著市場化的方向發生了深刻變化,全面實施以項目法人為主體的法人責任制、招標投標制、建設監理制、合同管理制,水電產業發展步入了市場化、法制化軌道,為水電產業更深層次的改革與向更高層次發展奠定了基礎。

目前我國大型流域開發公司正努力實現著幾代水電人的大流域開發夢想,按照“邊運行、邊建設、邊準備”的發展軌跡朝著規模化方向發展,實力越來越大,競爭力越來越強。可以預見,我國水電產業領域將出現一批大型流域水電開發企業,其項目構成我國電力骨千網架的源頭與支撐點,電力產品的價格、質量、市場份額等都具有強大的競爭力,成為電力市場的重要電源基礎與價值尺度。

結束語

隨著我國流域梯級水電的不斷開發,可開發資源量減少,未來,流域公司還將通過開發與并購等多種方式進行拓展,甚至會涉足火電、核電、新能源、節能減排等領域,成為綜合性的能源產業公司。同時,流域公司也將加快我國的水電技術、水電標準、水電設備“走出去”步伐,通過投資合作、工程承包等方式參與境外水電開發,不斷拓展國際合作領域,深化與亞洲、非洲、拉丁美洲等國家合作,促進非洲、東南亞等國家水電產業共同發展,提升我國水電的國際影響力和競爭力,為國家倡導的“一帶一路” 戰略貢獻中國水電應有的力量。

中國水電企業、金融機構、科研院所,要共同打造“走出去”航母,形成規劃設計、科學研究、建設施工、裝備制造、運營管理等水電工程建設全產業鏈集成服務能力,實現價值創造最大化。在“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水電開發市場中,中國規劃設計、建設運行、投資融資、信用保險等企業組成聯合艦隊,編隊出海,可充分體現中國企業的綜合實力,打造“中國水電”國際品牌。

 

(文章摘自《清潔能源藍皮書 國際清潔能源產業發展報告(2018)》)

作者:孫志禹 胡連興


 

 

地址:北京市海淀區車公莊西路22號院A座11層 電話:010--58381747/2515 傳真:010--63547632 
中國水力發電工程學會 版權所有 投稿信箱:[email protected]
京ICP備13015787號 技術支持:北京中捷京工科技發展有限公司(010-88516981)
上海快3开奖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