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聯系我們
三峽集團張如軍:讓中國智慧助力非洲國家綠色發展
2020/1/19 16:19:45    新聞來源:中國三峽集團

典型人物:張如軍  中國水利電力對外有限公司中水電公司總經理助理兼幾內亞分公司總經理

推 薦 詞:以張如軍為代表的一大批海外三峽人,為非洲國家貢獻三峽方案、中國智慧,造福非洲國家和人民的典型案例。過去,張如軍代表著中國水電人,深耕非洲十七年,讓中國智慧助力非洲國家綠色發展。現在,他正帶著團隊,讓中非友好的接力棒在青年一代手中不斷相傳,譜寫新時代中非命運共同體緊密合作的新篇章。

事跡簡介:張如軍同志參加工作19年,在非洲市場征戰17年,面對埃博拉疫情威脅,始終以國家利益、企業利益為重,將生死置之度外,用行動詮釋了責任擔當,是三峽集團響應“一帶一路”倡議,堅定不移推進國際化戰略的先進典型。

詳細事跡:

一、“逆行者”的勇氣

  外企撤離,口岸關閉,航線停飛,往常北京飛往幾內亞首都科納克里的航班只需要在迪拜轉機一次,2014年埃博拉疫情爆發后,從迪拜飛往科納克里的航班全部取消,張如軍輾轉幾趟飛機才抵達幾內亞。

  “那個時候去考慮自己的安危是沒有價值的。我是凱樂塔水電站項目的第一責任人,對項目現場情況最熟悉,那么多兄弟在那,第一反應就是要馬上趕回去!”張如軍說。

  出發前,張如軍在國內緊急采購了200套專業防護服和藥品物資先一步空運到項目一線。

  瘧疾、霍亂等傳染病在幾內亞屬于頻發疾病,凱樂塔水電站項目團隊會定期進行應急預警和消毒防護,具有一定的應對突發公共衛生事件的經驗和能力。但埃博拉病毒疫情爆發的初期,無論是在幾內亞疫區還是中國國內,大多數人對它的了解都還是空白。

  “剛開始大家對埃博拉病毒的了解,都來自網絡,只知道一旦碰上,命就沒了。”三峽集團中水電公司辦公室主任助理譚學韜說。

  死亡病例數量不斷攀升,疫情爆發的地點無章可循,凱樂塔項目1000多名中方員工和2000多名當地雇員的安危像座大山一樣壓在張如軍心頭。

  自416日晚抵達項目駐地后,張如軍每天都在與時間賽跑:隔幾天跑一趟中國駐幾使館,掌握最新疫情情況;統籌協調幾內亞能源部、衛生部、宣傳部以及所在地政府多條渠道,甚至不惜借用幾內亞軍隊力量,快速增加項目沿線和周邊疫情防控投入;積極聯系我國援幾醫療隊和疾控專家,對疫情防控提供精確指導。

  然而,即使將防護措施做到極致,面對人類歷史上最致命的病毒,誰都無法保證萬無一失。

  可是,工程該停么?如果停工,工期保守估計將延后1年以上,不僅三峽集團中水電公司,項目上跟隨而來的其他中資企業,無疑都將產生巨大的損失。而且雨季臨近,停工撤員將無法正常地實施防洪度汛,一旦遭遇洪災,項目之前2年來的付出將全部歸零。更重要的是,凱樂塔水電站是幾內亞頭號民生工程、百年夢想,意義非凡。中國是負責任的大國,中資企業代表著國家形象。凱樂塔項目進展的好壞,是關乎兩國政府和人民之間友誼的大事。

  是走還是留?面對生命與使命的抉擇,到底該怎么做?

  “我一直在平衡這件事。如果咱們的人感染了埃博拉病毒,我難辭其咎;但撤離了,又覺得太可惜。所以我一直對自己說,對團隊說,再撐一撐,再撐一撐。”張如軍說。

  埃博拉疫情反反復復肆虐了一年時間,雖然心理有準備,但人長期處于緊張狀態,心身極度疲憊。

  在做好科學防控前提下,張如軍作為項目部的黨支部書記定期召開黨支部會議,及時根據外部環境討論應對方案。例如多次請疾控專家到現場詳細講解疫情傳播途徑;對可能出現的極端情況制定出海、陸、空三套應急撤退方案等。

  然而,現場的每一位建設者都知道凱樂塔水電站對幾內亞人民的意義有多大,對促進中幾友誼有多么關鍵。在多次召開黨支部會議后,在經歷了“七嘴八舌”的討論后,黨支部一致同意,如果出現極端情況必須撤離,青年同志和女同志先行撤離,其他員工隨后撤離,老同志、老黨員和領導班子最后撤離。

  齊心合力便無所畏懼!黨支部凝心聚力、全力以赴,項目負責人身先士卒、積極樂觀的科學布控,大伙的心慢慢穩定下來。一年多的堅守里,凱樂塔項目的全體員工沒有一個人在此期間提出離隊。他們不僅戰勝了世界上最可怕的病毒,還實現了電站提前實現全面投產,更是獲得了幾內亞人民的點贊!

二、做中國水電“走出去”的奮進者、開拓者、奉獻者

  時間回到20017月,在熟悉公司各項規章制度和對一些項目有了初步了解后,根據公司安排,張如軍前往加納特馬水廠項目。

  “在總部見習的那一年,看著身邊領導同事都在海外打拼,為公司發展作貢獻,還挺嫉妒的,全身的細胞都躍躍欲試想出去闖闖。”張如軍覺得自己并沒什么資本可以挑三揀四,組織派他去哪,他就去哪。

  從克服文化、語言、工作環境的差異,到緩解思念家鄉親人的痛苦,張如軍慢慢地將越來越多的精力投放到工作中,工作時間常常從早上八點半到晚上十點。兩年的努力奮斗,奠定了他扎實的海外水電生涯之基。

  按照當時公司的規定,新員工初次去海外項目工作,周期為24個月,即到20037月,張如軍可回國休整一段時間。“那會兒真是盼星星盼月亮啊,終于熬到頭了,想父母,想家,也想女朋友。”張如軍說。

  眼看著回國的日子越來越近,一通電話卻讓張如軍原本回國的機票改簽去了非洲另一個國度——蘇丹。

  200378日,公司非洲單項金額最大的承包項目蘇丹麥洛維大壩開工,急需骨干人才力量。經過討論,公司領導認為,張如軍在加納工作期間展現出的優秀工作作風能夠頂得住項目開工早期的巨大困難和壓力,希望他能夠挑起這個責任。

  就像多年后張如軍常對年輕同志說的那句話:不能辜負公司的期望,不能辜負自己選擇的職業,大家做好了,小家就要舍棄一些。200386日,張如軍從加納直接飛往了蘇丹。

  兩年前,張如軍將一腔熱血揮灑在加納的土地上,那時的他認為自己也算是“征戰”過非洲一線的奮斗者了,然而,當他來到北蘇丹后,才真正的體會到艱苦環境到底有多苦。

  北蘇丹是熱帶沙漠氣候,34月份白天地表溫度就能達到四五十度。項目開發早期,沒有房屋和電,張如軍和幾位同事就在附近安置了幾個大集裝箱,吃住都在里面。

  “白天里面就是'蒸桑拿',晚上沙塵暴卷的石子打在鐵皮上,乒乒乓乓,帶著耳塞也沒法睡。”曾去現場考察過的錢富運說,“可是整宿整宿睡不著也不是辦法,他們有時就抱著被子去外面打地鋪,不過被子不是用來保暖的,是用來隔蒼蠅的。蒼蠅多的都影響呼吸!”

  另外,由于物資貧乏,項目駐地遠離城市,最基本的伙食有時都難以保障,吃的食物(餅干、方便面等)運過來在海上漂得過久,大多都過期了。

  “我至今還很懷念那種包裝袋里只有一包鹽粒的方便面。那時候能吃到這種方便面是非常奢侈的事情,要是再能加個雞蛋就太幸福了!”張如軍說。

  正是經歷過這些苦難,才更懂得珍惜來之不易的成果。張如軍懷揣著遠大的理想抱負,肩負著組織的信任,在蘇丹耕耘了八年,一步一個腳印,踏石留痕。

  8年的時間,張如軍就像一名“拓荒者”,先后經歷了蘇丹麥洛維大壩項目、新阿姆瑞農業灌溉項目、穆卡巴拉巴農業灌溉項目、羅塞雷斯大壩加高工程、吉利增壓泵站、石油焦輸送項目和上阿特巴拉水利樞紐工程。

  201043日,三峽集團成功簽署蘇丹上阿特巴拉水利樞紐工程,項目承包合同總額達8.38億美元。然而,蘇丹上阿特巴拉水利樞紐工程剛開工建設不到一年半,張如軍再次接到組織通知,讓他“轉戰”幾內亞。

  “那天我也記得非常清楚。2011121日,公司領導在電話里和我說希望我能夠去幾內亞,并且告訴我這是一個法語國家,希望我能夠克服困難,把凱樂塔項目做好,把隊伍帶好。”張如軍說。

  接到這個電話前,張如軍同時兼任三個職務:蘇丹經理部總經理、石油焦輸送項目經理,以及上阿特巴拉項目常務副總經理。面對八年奮斗打出的成績和下一個未知國度的各種不確定,張如軍再次義無反顧地迎接了這個挑戰。張如軍用三天時間完成工作交接和凱樂塔水電站項目實施的初步方案,隨后不久便開始了幾內亞的水電生活。

  “說實話,那會兒上阿項目整個團隊都非常震驚。在蘇丹吃了那么多苦,好不容易條件好點了,又要去另外一個地方從頭再來。”公司國際投資部副總經理錢富運說。

  為什么要接受一個薪酬低很多的崗位?

  為什么要去一個生存環境更加惡劣的地方?

  為什么要放棄多年積攢下來的市場資源?

  “他可以找出很多不去幾內亞的理由,可是他沒有。他是發自內心的服從組織安排,就像他從加納來到蘇丹一樣,面對任何困難,他都非常坦然地去接受和克服。”錢富運說。

  凱樂塔項目是幾內亞建設的第一個大型水電工程,基本上沒有現成經驗可循。從最初建路修橋蓋房子,到施工器械、建筑材料等物資的采購,張如軍保持初生牛犢不怕虎、越是艱險越向前的剛健勇毅,不僅克服氣候、疾病、語言等眾多困難,更帶領團隊不斷探索海外項目經營模式發展和轉型,成功將傳統的EPC模式逐步轉向EPC+F(工程總承包+融資)模式再到目前幾內亞蘇阿皮蒂項目的PPP模式,為三峽集團探索海外業務發展貢獻珍貴的實戰經驗。

三、甘做一顆閃亮的“鋪路石”

  “今天擺了沒?”在幾內亞的三峽水電人都非常熟悉這句親切的問候語。它源自幾內亞發病率極高的一種傳染病“瘧疾”,俗稱“打擺子”。

  相比非洲的大多數國家,幾內亞可能不是最貧窮的國家,但衛生環境排名是比較靠后的,這也直接導致該國傳染疾病頻發。然而,在三峽集團中水電公司卻有個奇怪的現象:年輕同志都更愿意去幾內亞鍛煉,并且有些已經從幾內亞回國的同志,再次派往海外時,他們也還是愿意去幾內亞。

  “他在培養年輕人方面有一套自己的理念。他會觀察每個人的特長,引導他們制定職業規劃,盡量減少他們的后顧之憂。當然最吸引年輕人跟著他的原因,還是他自身的人格魅力。”公司非洲業務一部副總經理田軍說。

  譚學韜是去幾內亞工作后才與張如軍熟悉,但在那之前張如軍有一個習慣令他印象深刻。

  “當時剛大學畢業來公司實習,平時會做一些公文和行政工作,而且多數是同時要給很多領導和同事群發郵件。這項工作沒做多久就發現,張如軍好像總是第一個回復郵件的人。久而久之,我便對這位素未謀面的領導肅然起敬了。”他說。

  熟悉張如軍工作的同事都知道,他去哪里都會帶個本子,里面像是菜單一樣,按照日期列出當日要完成的事。當日事當日畢,張如軍做事的韌性不僅被團隊的伙伴熟知和認可,慢慢地也形成了一種做事風格:工作落在誰頭上,誰就要負責到底。

  “年輕同志來我們這邊鍛煉,如果沒有成長,他是接受不了的。他會很嚴厲地批評我們,為什么不好好帶隊伍,為什么不幫助他們。” 幾內亞分公司副總經理兼蘇阿皮蒂水利樞紐項目副總經理張俊說。

  三峽集團中水電公司定期會開展新員工培訓會或海外經驗分享會,張如軍有機會都會參加。他和年輕同志交流時常說:“職業生涯的前五年,你的積累和沉淀可能將直接影響到你此生職業生涯的高度。這個觀點可能不太成熟,但的確是我個人的一點感觸。”

  人心都是肉長的,背井離鄉的痛苦和面對異鄉文化的困難是每一位海外三峽人需要經歷和克服的,張如軍也不例外。

  “我在蘇丹那幾年因為家庭的事,曾經也很苦惱。不怕你笑話,我還哭過好幾回。所以現在我想盡可能地在生活方面、工作方面幫助這些孩子,幫他們糾正身上的毛病,引導他們提升。在海外,兄弟們能做到帶頭和擔當,就會是一支好隊伍。”張如軍說。

  一名工程師長期在海外打拼,不僅對本身的專業素質要求很高,對綜合素質要求也極其嚴格,最關鍵的是能不能吃得苦中苦。

  “凱樂塔項目部95%以上的員工都罹患過不同程度的瘧疾,尤其在雨季,有的甚至一個月連續發病23次。”譚學韜說。

  然而,就是這樣的艱苦環境下,張如軍對年輕同志的要求更加苛刻。

  “他總是和我們說,在海外不能只盯著一個項目,要站在國家層面去考慮項目的意義,要觀察宏觀經濟去研究市場,要為公司未來謀發展,要多站在對方的角度考慮問題,要學會創新,要堅持奮斗。”張俊說。

四、做一名有家國情懷的人

  在張如軍的十七年非洲生涯里,有一段經歷讓他一輩子都忘不了。

  2007年,張如軍在蘇丹中部考察北科爾多凡省供水項目,同行的還有來自中國國內的水電專家和設計專家,該項目主要目的是在白尼羅河上建水泵站,將水送往一千多公里以外的北科爾多凡省,解決這個沙漠地區的供水問題。

  考察期間路過一個村莊時,當地政府和老百姓聽說有中國專家正在考察,不久的將來可能就有水了,當晚便準備了非常“豐盛”的晚餐來招待他們。因為沒有像樣的遮天蔽日的房屋,晚宴就設在小學操場的一棵大樹下,全村男女老少拿出他們所有的家當。

  “你無法想象,當我看見桌子上出現冰鎮可樂時的心情,那是一個方圓二三百公里都是沙漠,需要騎馬才能出得去的地方啊!他們是怎么弄到這個的!他們是懷著什么樣的心情去背這些冰鎮可樂的!”張如軍說。

  “那天晚上團隊所有人都沒有吃下去,大家把桌子上的食物和水都讓給了當地的孩子們。因為我們能感覺到,這些食物是他們很長時間都吃不著的。”

  這個故事張如軍也對他的孩子說過:“你們現在不管是回家,去學校,或者是去任何一個公共場所,打開水龍頭就有水,按下開關就有電,肚子也至少沒挨過餓。可是,世界上有些地方還有很多很多人,喝不上干凈的水、用不上電、吃不飽飯。你爸爸現在做的事,就是希望能稍微改善他們的生活。”

  修一條路,建一座橋,拉一條輸電線路,建一座水電站。張如軍一直用他的行動踐行一名在海外打拼的共產黨員的初心:要做一名有深厚家國情懷的人。也正因為他的這顆初心,才能在面對埃博拉疫情時,毫不猶豫地擔當得起黨和國家交給他的使命。

  2011年,幾內亞財政收入不到10億美元,建設幾內亞凱樂塔項目的資金有25%由該國自籌,大約占幾內亞年度財政收入的10%以上,可謂舉全國之力建設這項工程,由此可以看出幾內亞人民對該項目抱有多大的期盼。

  埃博拉疫情爆發期間,幾內亞猶如一座孤島。其他國家的外資、外企幾乎全部撤回,航班航船均不在該國停留。作為一個六十多年老朋友,第一個同我國建交的撒哈拉以南非洲國家,如果就因為發生重大疫情,打碎了幾內亞人民的百年期盼,是不負責任的。

  “我們出門在外,代表的是中國企業,肩上扛的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旗。有些事情該堅守還得堅守。”張如軍說。

  不拋棄、不放棄,正是這種責任感和使命感,讓三峽集團贏得了幾內亞政府和民眾的贊賞,凱樂塔項目的成功發電,更加堅定了中幾兩國人民的友誼。凱樂塔項目連續兩次榮登幾內亞央行發行的面值2萬幾郎的紙幣,幾內亞總統孔戴也多次在不同的外交場合“點贊”凱樂塔項目上的中國人,并對項目給予很高的評價。


地址:北京市海淀區車公莊西路22號院A座11層 電話:010--58381747/2515 傳真:010--63547632 
中國水力發電工程學會 版權所有 投稿信箱:[email protected]
京ICP備13015787號 技術支持:北京中捷京工科技發展有限公司(010-88516981)
上海快3开奖一定牛